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乡村“镇”兴】第20期:中国第一酒镇——贵州茅台镇

发布日期:2022-05-11 10:17   来源:未知   阅读:

  “特色小镇和小城镇是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的重要结合点,是促进脱贫攻坚、同步小康和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平台。”

  ——《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推动特色小镇和小城镇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

  在乡村振兴的时代背景下,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CCRL)联合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共同推出【乡村“镇”兴】专栏,持续关注国内外典型乡镇的发展,旨在为国内乡镇的建设提供案例研究。

  “以酒立市、以酒兴市、以酒强市”,作为“中国第一酒镇”的茅台镇已然凭借着酱香酒产区实力名声大噪,成为了中国的一片投资热土。本期【乡村“镇”兴】将从基本情况、社会经济发展情况、基础及特色产业等方面对茅台镇的发展进行研究分析,并从它的发展优势和问题中总结出具有普适性的启示,为中国乡村“镇”兴发展提供特色典型案例。

  茅台镇(Maotai Town,27°51′N,106°22′E)是贵州省遵义市仁怀市下辖镇,位于贵州高原西北部,大娄山脉西段北侧,北靠遵义,南临川南,坐落在寒婆岭下,马鞍山斜坡上。地处赤水河畔,是川黔水陆交通的咽喉要地、连接川黔的重要枢纽,也是连接历史名城遵义和国家级风景区赤水的通道。

  据记载:古代濮僚部落世居于茅台古地,此地马桑树漫山遍野,故得名“马桑湾”。后来在赤水河东岸发现了一股纯净的泉水,濮僚部落砌了一口四方形的水井,方便来往行人饮用,便被称为“四方井”。此后,沿河地带人类活动频繁,逐步开发,历代濮僚人在街后筑土台,立灯杆祭祀祖先,对先人开荒破草表示崇敬,惯称“茅台”,茅台从此有了名称。有地有名,人气聚集,大量濮僚人在此定居。

  到了西汉成帝年间,夜郎地区生产力进步,粮食生产有了剩余,为酿酒业的兴起提供了物质条件。

  元朝以后,小镇在县以下分设寨、村、坪、部,才正式定名为“茅台村”(最早记载茅台村这一地名的,是元末明初怀德司安氏族谱),后来又称“茅村”。

  明朝时期,茅台街上修了万寿宫,在宫外建有一座极为罕见的半边桥,当地居民、过往客商过半边桥去宫里进香拜佛,因此人们又称此地为“半边桥”。明代以后,茅台日益富裕繁荣,又在赤水河两岸修建了九座大庙,并在其中的观音寺、禹王宫内珍藏了三面东汉铜鼓(已经出土一面),故而又叫三鼓寺,茅台村因此又名“云鼓镇”。

  清朝乾隆十年(1745年),贵州总督张广泗奏请开凿赤水河道,始通舟楫。四川食盐经赤水河道运入,至茅台起岸,称“仁岸”,成为川盐入黔四大口岸之一。由于水陆畅通,茅台镇八方商贾云集,运盐马帮和舟楫络绎不绝,市场繁荣,成为“蜀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家惟储酒卖,船只载盐多”的繁华集镇,是黔北物资的主要集散地,因而一度改名“益商镇”,简称“益镇”。但终因人们习惯称茅台,已经难以改变,因而再度改为“茅台镇”。

  1915年,以“贵州茅台酿酒公司”名义送展的“王茅”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奖,一举使得茅台跻身“世界名酒”之列。到了1951年,“王茅”、“华茅”、“赖茅”三家私营酿酒作坊合并,成立了今天的国营茅台酒厂。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之后的开国第一宴在北京饭店举行,主酒定为茅台。自此,茅台酒也成为国事酒、外交酒、庆功酒……在国际领域打响了中国酒的名号。

  茅台镇历来是黔北名镇,古有“川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的美誉。茅台镇还是中国酱酒圣地,域内白酒业兴盛,被誉为“中国第一酒镇”。就连有着八十余年酿酱香型白酒经历的茅台酒厂六大开创酒师之一的张支云老先生也在参与了六年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项目(国家投入大量资金支持28位茅台精英将茅台镇酿造茅台的原料与设备原封不动地搬至遵义市十字铺,进行酿酒实验)后表示,即便是国家六五计划的重点项目,配备最好的技术人员和设备,虽酿得好酒,但品质依然达不到茅台镇原产。这也表现了茅台镇为何能一直稳坐“第一酒镇”的宝座。

  2017年11月,获得2017第二届博鳌国际旅游传播论坛2017年度文旅小镇;

  2019年9月11日,入选“2018中国乡镇综合竞争力100强”、“2018中国西部乡镇综合竞争力50强”;

  仁怀市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数据显示,茅台镇2020年常住人口数量为63923人次,其中男性34377人次,女性29546人次,与2010年相比呈负增长;平均家庭户规模3.22人/户,高于全市平均3.10人/户。从年龄结构来看,15-59岁人口占常住人口比重在50%以上,而65岁以上人口占常住人口11%,超过7%,也就意味着茅台镇已经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问题。

  茅台镇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91年,而全市范围内平均受教育年限为8.63年。可见茅台镇尽管经济足够发达,在教育程度上却仍存在短板,教育水平低也很有可能成为未来茅台镇社会经济活力受限的重要因素。

  茅台镇位于川黔水陆交通的咽喉要地。这里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对仁怀市经济贡献大。茅台镇不仅是仁怀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引擎和支柱,也是贵州对外开放的形象和“窗口”。根据《中国县域统计年鉴2020》,茅台镇乡镇工业企业个数达233个。2020年茅台镇全面落实“六稳”“六保”,全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助推经济保持逆增长,在全国经济百强镇排名稳步提升,位列中国百强镇第71名、西部百强镇第1名。

  遵义市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12月全市经济运行情况快报(一)》显示,2020年遵义市的地区生产总值为3720.05亿元,而“仁怀市茅台镇人民政府”官方微信号于2021年2月11日发布的《2021年新年献词》中提到,茅台镇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92亿元。茅台镇的地区生产总值约为遵义市总值的三分之一,足以见得它对地方经济发展贡献之大。同时不难发现,茅台镇的工业产值占了地区生产总值的81.57%,这与当地茅台企业的蓬勃发展紧密相关。

  2020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3834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31元,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值约为2.56,而茅台镇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值约为2.53。经对比分析发现,茅台镇的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城乡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比全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差距更小。当地政府、企业精准帮扶贫困群体,带动落后产业在这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有力推动了茅台镇共同富裕。

  安居客数据显示,近几年仁怀市的房价在持续上涨,相较之下,贵阳市的却在持续下降,县级城市的房价甚至即将赶超省会城市的房价。从对比图中可以直观看到仁怀市和贵阳市的房价差距正在不断缩小,即仁怀市经济正逐年稳步发展。作为仁怀市的经济支柱,茅台镇的经济发展在其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虽然遵义是座三线城市,但人居环境良好。遵义市内有两座民航机场——遵义新舟机场和遵义茅台机场,且通有高铁,全市县县通高速,交通非常便利。仁蔺、茅习、遵茅、茅台高速公路在茅台镇汇聚。

  茅台镇内有自己的机场,位于尧坝村和高大坪镇银水村交界处,距仁怀市区16千米、距遵义市区54千米,为4C级民用运输机场,对远道而来的游客和想要出行的当地居民都十分便利。不过镇内并没有高铁和火车,离它最近的是遵义高铁站,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新南大道,相距约95.1公里。大多游客通常会搭乘客运车或出租车从遵义站到茅台镇。

  茅台镇地处赤水河谷地带,地势低凹。赤水河周围的大娄山海拔都在1000米以上,但在茅台河谷一带,却只有400多米。茅台镇地质地貌构造主要是侏罗白垩系紫色砂页岩、砾岩,形成时间已超过7000万年。受海拔高度和岩石风化后成土母质的影响,茅台地区紫色土广泛发育,这种土壤一般厚度50厘米左右,酸碱适度。土壤中砾石和沙质土体含量高,渗水性很好,地下水、地表水通过红壤层时,对人体有益的多种微量元素被溶解,经过层层渗透过滤,形成清洌泉水。

  茅台镇气候冬暖、夏热、少雨,年均17.4℃,夏季最高温度达40℃,炎热季节达半年之久;冬季无霜期长,温差小,年均无霜期多达359天,年降雨量仅800—900毫米。日照时间属贵州省内高值区,年可达1400小时。炎热、少风、高温的自然环境使微生物群在此因而易于生长而不易被刮去,有利于茅台酒的酿造过程。风速小,冬暖、夏热、少雨、少风的特殊气候十分有利于酿造茅台酒微生物的栖息和繁殖。

  茅台集团引导农民种植有机高粱,加快传统农业向特色农业的转变,加大原料基地的建设力度。2006年起,茅台集团共投入上千万资金建设高粱基地、原料基地,并建设基金和有效的激励机制,无偿提供有机肥料,加强订单农业管理,使原料基地建设进入良性循环发展时期,保证农民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茅台集团还坚持以远高于市场平均价格的优惠条件收购本地的有机原料,确保农民增收,以提高农民种植有机高粱的积极性,使当地的8万户农民成为了“粮食增产、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直接受益者。

  同时,为提高农村劳动者素质,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适应产业结构升级和提高竞争力的需要,茅台集团不断加大对贫困乡镇的帮扶力度。茅台镇积极落实各项支农措施,积极参与“四在农家”创建活动,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使得三十多个贫困家庭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

  茅台镇在产业结构调整中,依托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积极引导群众沿河发展枇杷种植,帮助村民致富,绿化河谷环境。截至2020年,茅台镇共发展枇杷种植1000余亩,2020年挂果700余亩,覆盖全镇150余户,户均收入在10000元以上。

  贵州仁怀市茅台镇以白酒产业为基础,依托厚重文化、集聚资源优势,围绕工农旅融合、产城景互动、山水田一体的理念,实现了旅游业“井喷式”增长。据仁怀市旅游局数据显示,2018年,仁怀市实现旅游接待 988.66万人次,同比增长16.7%,旅游收入达到128.7亿元,同比增长17.7%。“旅游+”产业全面深度融合,丰富旅游新供给、新业态,优化农业产业结构,促进城乡一体化建设。

  茅台镇内能源、通讯、交通等基础设施完善,医疗卫生、教育、金融、保险等社会服务机构健全。整个城区建设主要突出“三大文化”(酒文化、古盐文化、长征文化)的内在含义。按“三大文化”突出的三条主线所进行的工业区、商贸区、住宅区、旅游区建设已具雏形;酒业为主,旅游、运输、建材、饮食服务等多业并举的发展格局初步形成。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投资近亿元在茅台酒厂内兴建了国酒文化城,共有汉、唐、宋、元、明、清及现代馆共七个馆,每个馆均体现了不同时代的建筑风格,浓缩了中国五千年酒文化的辉煌及精髓,并反映了茅台酒的发展历程。各式建筑鳞次栉比,连绵成城。馆内陈列着各代酒礼、酒俗、酒技、酒故、酒史、酒文、酒诗及与酒有关的重要人物故事等书画作品、雕塑、楹匾及实物,是中国酒文化的高品位综合载体,是最大的酒文化博物馆,已列入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

  杨柳湾街是集酱香品鉴、特色购物、餐饮美食于一体的酒文化风情街,也是茅台酒镇的核心地带。青瓦顶仿古建筑、木质雕花门窗、屋檐下展示民俗风情的浮雕,无处不吸引着游客的目光。房檐边各式各样随风招展的酒旗,衬着远处还笼罩在晨雾中的青山,古诗中“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风采在茅台展现出来。

  1935年3月中旬,红军自遵义向西进,占仁怀,3月16日至17日,由茅台镇三渡赤水河,向川南古蔺、叙永方向前进,摆出北渡长江的姿态,成功地将军主力引向赤水河以西地区。为了纪念红军长征三渡茅台,仁怀市政府在当年红军三渡赤水河的茅台渡口修建了茅台渡口纪念碑和红军长征过茅台陈列馆,该陈列馆面积1100平方米,生动再现了红军四渡赤水的光辉历史,体现了茅台酒镇对红军长征的历史作用,重温了茅台酒镇与中国革命历史红色情缘,展示了中国工农红军在血与火中建立的不朽功勋。

  “蜀盐走贵州,秦商聚茅台”说的便是茅台镇的盐。茅台镇,既是川盐由合江经赤水河至贵州的水运终点,同时又是陆运起点,川盐由此转运贵州境内各地销售。川盐入黔,对茅台镇商业,文化,以及茅台酒本身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整个茅台镇的城镇形态以赤水河为轴线铺展开来,这条母亲河在茅台镇蜿蜒流转,形成了丰富变化的水路界面,整个镇区因此而变得灵动,并有着丰富的水陆断面景象。基于这样的核心的城镇特色,茅台镇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强化了旅游的功能。茅台镇运用现代灯光照明技术和环保节能光源不断加强路桥、赤水河两岸、楼房、景点等景观的亮化工程建设,同时还打造了世界上最美的舞蹈《水舞秀》。每当夜幕降临,酒镇里的建筑灯火璀璨,同水上七彩灯光汇成一幅美丽的画卷,为茅台镇增色不少,也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拍照留念。

  2015年12月开始动工建设的茅台天酿景区坐落于茅台镇西山观景台上,依山傍水,面朝风景秀丽的赤水河,背靠美丽的西山公园。

  茅台天酿景区一期项目主要分演艺剧场、灯光索道、观景平台、文化长廊、主题餐厅五大部分。二期项目包含酱香酒博物馆、酒店、民宿、商业街等。

  这是对茅台镇旅游的又一次全面提升,打通了水上、陆地和山顶等多层次的旅游观光视角,全面展现了茅台镇多元文化特色,为游客带去科技与文化的双重视听飨宴。

  茅台镇,恰如其名,茅台是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一大产业,且贯穿着茅台镇的方方面面。大小酒厂都依附着贵州茅台而活。在1915广场上,国台酒业的广告最响亮,其中有一句:“离开茅台镇酿不出茅台酒,同样酿不出国台酒”。这代表的正是茅台镇上其它酱酒企业对贵州茅台的依赖。

  茅台镇是有名称记载的最早的酿酒坊,据考证是“大和烧房”,来源于茅台镇杨柳湾一尊建于清嘉庆八年(1803年)的化字炉上所铸的捐款名单“大和烧房”。

  近几年,贵州茅台带热了整个酱酒品类,资本随之不断涌入,茅台镇也随之越来越火热。

  作为中国酱香白酒发祥地和主产区,仁怀85平方公里的酱香酒核心产区拥有涉酒企业2800余家,其中白酒生产企业323 家。2016 年全市白酒产量达33万千升,销售收入达474亿元,新增规模白酒企业50家,累计达92家,产值上亿的有33家。

  仁怀市白酒产业基础雄厚,酱香型白酒工业发达,是享誉中外的“中国酒都”。2021年,遵义市的地区生产总值为4169.9亿元,同比增长10.3%,其中仁怀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564.49亿元,同比增长12%,增幅超越全市水平,这离不开当地茅台企业的迅猛发展。白酒工业规模庞大并持续扩张,为该地发展提供了一条捷径。

  茅台酒早在20世纪初期已经享誉世界。新中国成立以后,茅台酒更是作为中国与友好国家交往的一张名片,发挥着传递情谊交流文化的作用,沿革至今。对亿万中国人来说,茅台不仅仅是一种酒,更是一个带有浓厚民族情感的文化符号。

  茅台镇在原有资源的优势基础上,立足于文化传播和城市形象塑造层面,将镇区定位成以酒文化体验为核心,集工业旅游与文化体验于一体的中国酒文化旅游圣地。在现有茅台酒制造业基础上,融工业旅游、文化旅游、红色旅游、休闲度假产业于一体,配套娱乐、购物、餐饮、物流、信息等功能,通过合理的旅游产品和线路开发实现区域资源整合,优化茅台镇的产业格局。

  从绿维文旅集团于2012年编制的旅游策划,将项目区划分为“一带三区”功能区,到《茅台古镇旅游总体规划》提出“一带七区”的古镇空间格局,再到2021年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的《贵州省“十四五”文化和旅游发展规划》文件提出加强茅台镇酒文化旅游集散地管理提升,建设新型复合型文旅融合示范区,茅台镇的文旅建设不断加强,满足了游客多方面的休闲娱乐需求,将愈发完善的旅游业推向市场。

  “旅游兴市”战略实施以来,遵义市旅游业发展势头迅猛。茅台镇的旅游发展也推动着遵义旅游业成为其发展核心。近年来,以工业旅游为主抓手,仁怀市将仁怀酒业等产业链延长,赋予工业流水线观光旅游、旅游商品制作体验、旅游特色休闲度假等功能,以茅台酒为引领,以茅台镇为核心,走出一条“酒+N”多业态发展之路,将白酒工业发展与旅游产业发展深度融合,形成了一批酒旅融合发展的景区景点,主要包括中国酒文化城、“茅酒之源”旅游景区、天酿景区等。

  白酒工业背靠茅台镇绝妙的生态环境可以说是如得天助,但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其限制。好山好水造就了茅台镇优质的酿酒环境。茅台镇的酒和美酒河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美酒河的水、气候、地形、土壤、技术、微生物等等这些无一不是决定因素。但茅台镇的生态环境优势也正是它的发展局限所在,因为特殊地理环境的不可复制性,导致了茅台对于当地环境形成极大的依赖。那么任何能破坏这些环境的因素都可能影响到茅台酒酿造的环节,从而影响到整个行业。

  为了保证用水的质和量,茅台镇对高污染企业进行了清理和整顿。然而整顿高污染和耗水企业并不代表完全解决了问题,缺水风险依然存在。要保证企业用水,又要保护当地环境,如何兼得“鱼”和“熊掌”是当地政府需要持续关注的问题。

  茅台崇拜、酱香崇拜是近些年的事情。茅台酒厂长期以来用“国酒茅台”进行宣传,对消费者形成了一定的误导。白酒市场上,年份酒近几年又备受追捧,打着“年份越长越好喝”的口号,肆意漫天要价,弄虚作假。尤其在酱香白酒之乡茅台镇,这样的现象更是猖獗。央视财经频道就曾曝光了其中的真相。所谓年份酒,就是储存了一定年份的酒体,由于酱香型白酒年份越长,酒体越醇厚,价格更高,利润空间更大,很多不法商家就以假年份酒来坑骗消费者。然而,2019年“国酒门”被拆除,国家也明确茅台并非“国酒”。这无疑阻碍了酒厂精心铺垫的权力崇拜、品牌谎言。在卸下茅台光环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茅台的追捧热情。

  虽然白酒工业支撑着整个小镇,甚至在整个社会上打响了自己的名号,但说起茅台镇,人们却多半想不出这个镇有什么其他的特色。那么“有酒无镇”也就自然而然成为了茅台镇进一步发展的痛点。

  茅台镇的现状是茅台企业发展突出,但“一家独大”且发展不平衡都是发展过程中未能得到有效改善的问题。目前镇上大多是茅台企业的“打工人”,经济发展“催促”着房价攀升,原住居民逐渐流出,当地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和教育水平低一类的困境。这一系列问题日渐抬头、愈演愈烈,更进一步加剧了茅台镇缺少烟火气和社会活力的问题。

  没有人这个主体,自然就限制了以人为本的发展,整个小镇特色殆尽、活力下降、缺乏共鸣,那么茅台镇就会沉溺在白酒业带来的“辉煌”中,同时亦是被禁锢在这一枷锁下。

  茅台作为茅台镇的亮眼名片,已然拓宽了酱酒产业的阳光大道。纵观中国近30年的白酒发展史,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香型白酒创造的财富密码,其成功并不是一个企业的成功,其背后是众多企业共同发力的结果。但“一家独大不行,需要众星捧月”。酱酒未来发展,仅靠茅台一家不足以支撑整个酱酒产业,需要众多二、三线酱酒企业共同的努力。酱酒产区的建设既是众多白酒企业的期盼,也是贵州各级政府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

  “目前,整个茅台镇有生产条件的白酒企业有1779家,不算销售公司在内。其中,拥有全国白酒生产许可证的362家,拥有小作坊登记许可的超过950家”。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表示,这一轮酱酒热,已经在高峰期了。“知名酒企的产能,以及茅台镇的产能供不应求,是因为市场涨价囤积的意愿非常的强烈。其实, 这是违背酒类消费市场的基本规律的——酒是拿来喝的,而不是拿来囤的,也不是拿来涨价、做金融投资的”。“这几年都在扩产,最快再过三年,整个产能上来以后,酱酒市场可能会回归一个理性的状态”。在供应商近乎饱和且消费者逐渐趋于理性的市场之下,高质量发展、龙头企业积极引领才是出路。这是茅台镇本地产业已经采取的发展战略,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

  那么茅台镇在未来该如何继续发挥出龙头产业的引领作用,关键在于两点——其一是保证白酒本身的质量。贵州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贵州省赤水河流域保护条例》,为保障国酒茅台等名优白酒的生产环境安全,贵州省切实推进赤水河流域环境保护。茅台镇要把握好得天独厚的本土条件,由于对环境的依赖性,茅台镇理当提高对环境承载能力的认识,落实与自然共生共长的可持续性发展战略。

  其二是严格规范好酒业发展之路,避免过度消费国人对茅台酒的热情。茅台集团是中国企业的标杆,也是中国白酒的领头羊。如何不再让茅台蒙尘,除了查处侵权、打击违法造假乱象,更多的是做到品质透明,让造假者们没有生存空间,这才是一个行业良性循环的推手。在此基础上,持续打造、宣传白酒文化,加快培育高产值白酒企业,不断提升产区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酱酒业才能够薪火蔓延。

  成熟的产业型小镇需要经历漫长的产业发展周期,这个过程绝不是一蹴而就对。每个小镇也都可以在茅台镇的发展中摸索出符合自身情况的重要发展前提,即开发小镇IP价值的同时,守护好龙头企业的产品质量与口碑,追求可持续性发展,以此为后续发展蓄能。

  因地制宜,促进白酒工业与其他较为落后的产业发展深度融合,助推乡村振兴之路。

  以茅台镇为例,“以酒促旅,以旅兴酒”模式多业态发展,酒旅融合发展助推乡村振兴的强劲引擎主要有产业发展、文化优势、城乡融合和设施建设。从实现产业、文化、生态、人才、组织全面振兴的角度探索酒旅融合发展助推乡村振兴的路径,从政策、机制、资金、人才方面构建酒旅融合助推乡村振兴的保障体系,为我国西部地区城镇反哺农村,工业反哺农业,三产融合发展,县域经济助力乡村振兴, 提供现实依据。从经济上缩小城乡差距,从社会层面上帮扶困难群体,如提供就业岗位等。

  一个镇的发展必须要以人为本。在此方面,可以看到茅台镇也有在努力改善。就原本的发展趋势来看,茅台镇很有可能沦落为一座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围城”,一个占地极大的“茅台酒加工厂”,而不是小镇本身。优质发展对人来说不是物质条件足够“生存”,而是能带来真正的有温度的“生活”,让广大民众有更多的归属感和获得感。

  首先要做的是推进“百花齐放”的发展模式。茅台镇已经就当地的红色文化、古盐文化等现成的可推广点进行旅游宣传,试图打造茅台镇作为优秀文旅小镇的形象。后期还可以积极投入建设配套旅游设施,发展周边产品,由优质硬件设施和良好的口碑带动旅游业发展。

  其次,针对当地居民,政府可以制定适当的优惠政策,鼓励青少年求学,留镇居住发展等。由一代代土生土长的人来传承茅台镇的文化基因和进一步发展当地产业脉络。这是茅台镇至今还没有特别关注的方面。

  此外政府对公共设施的建设投入也是城市的良性发展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例如茅台镇有机场却没有高铁站,可以说,这种设置或许方便了远道而来的“过路人”,却忽略了当地民众生活的便利性,对于乡镇本身特色打造较为不利。那么修建高铁既能惠及市民、提高居民生活幸福指数,更为茅台镇浇筑了科学发展的坚实基础。

  综合以上几点可以发现,小镇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应该注重人文关怀建设。不管是旅游率、留宿率,还是人口数据,都是人这一主体对小镇喜爱程度的体现。

  在茅台业带领下,茅台镇的经济发展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甚至让人放出“100亿,不算个数字”这样的豪言。以现如今的视角看,还像从前那样一味砸钱就显得成效甚微了,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终将与社会脱节。在21世纪,要做的是与时代共前进,在坚定小镇文化自信的基础上,将流行元素(如先进科技)引入镇内,“在危机中育新机,善于在变局中开新局”,茅台镇完全有实力凭着羡煞旁人的产业优势发展得更快、更好。

  “水舞秀”、茅台天酿景区都是非常成功的案例,提高了茅台镇的留宿率。同样的,领头企业也要敢于创新,激活理性发展的时代伟力。不管是从生产过程还是销售环节上,可以将数智科技运用起来,甚至打造自己的元宇宙产业,在保有自身特点的同时进行科技转型,能让更多人拥有良好的沉浸式体验。

  文章对“中国第一酒镇”茅台镇各方面的发展情况进行深入研究,了解其优越的自然条件、历史条件和发展路线等,同时也看到了该镇仍存在的短板。茅台镇资源禀赋,当地白酒工业发展势头强劲,对当地经济贡献巨大,但也容易造成“一家独大”的局面;茅台行业受人追捧,但在金钱的诱惑下乱象丛生;当地政府对旅游发展已有较为详细的规划,但对本地居民便民服务、优惠政策有待增加等。

  以上茅台镇的种种优缺点为发展中的小镇提供了几点具有普适意义的发展启示:龙头产业需坚守高品质发展的路线,并发挥引领作用;促进“百花齐放”的发展模式,帮扶落后产业;以人为本进行城市治理,以人文关怀打造理想社区;勇于尝试数智化建设。

  真正能行稳致远的小镇是具有生命力的特色小镇,是基于挖掘、保护和传承当地固有色彩而培育出的生命体,即“天时地利人和”,而不是生硬地按模版策划出来的“特色小镇”,茅台镇就是一个完全能够成为典范的发展示例。

  供稿|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特色小镇课题组成员、上海财经大学日语专业2020级本科生俞依灵

  【乡村“镇”兴】第18期:走高水平开放之路的历史名镇——广东省虎门镇 2022-04-09

  【乡村“镇”兴】第17期:“亡灵节”文化主题小镇——墨西哥瓜纳华托(Guanajuato) 2022-04-05

  【乡村“镇”兴】第16期:世界最大的航空小镇——美国斯普鲁斯溪(Spruce Creek) 2022-04-03

  【乡村“镇”兴】第15期:硅谷城市群中的科技小镇——美国帕罗奥图(Palo Alto) 2022-04-01

  【乡村“镇”兴】第14期:水上体育运动旅游之都——加拿大韦兰(Welland) 2022-03-30

  【乡村“镇”兴】第13期:中国综合实力千强镇榜首——昆山市玉山镇 2022-03-26

  【乡村“镇”兴】第12期: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故乡——加拿大格雷文赫斯特 2022-03-23

  【乡村“镇”兴】第11期:乐神莫扎特的故乡——奥地利萨尔茨堡(Salzburg) 2022-03-19

  【乡村“镇”兴】“查理的巧克力工厂”——美国好时镇(Hershey) 2022-03-10

  【乡村“镇”兴】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福州市永泰县嵩口镇 2022-02-28

  【乡村“镇”兴】玻璃之都——美国康宁(Corning) 2022-01-26

  【乡村“镇”兴】“京东”科创活力小镇——河北燕郊镇 2021-12-27

  【乡村“镇”兴】世界电影小镇——法国戛纳(Cannes) 2021-12-15

  【乡村“镇”兴】阿尔萨斯葡萄酒摇篮——法国埃吉桑(Eguisheim)小镇 2021-11-25

  【乡村“镇”兴】高水平开放的典范——瑞士达沃斯(Davos)小镇 2021-10-20

  【乡村“镇”兴】文化遗产保护的典范——越南会安古镇 2021-09-18

  【乡村镇兴】“新城市主义”的典例——美国佛罗里达州Seaside小镇 2021-05-07

  中国城市与区域实验室:中国城市与区域研究的交流平台,关注城市与区域发展转型,借鉴全球城市与区域发展智慧,做有国际水平的中国城市与区域现实问题导向型研究。努力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研究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组织者,做中国城市与区域科学好的传播者。

Power by DedeCms